亚博足彩靠谱吗

|动态|
位置: 首页 > 广州成人高考 > 亚博足彩靠谱吗.【湖南长沙】记者卧底救助站遭“恐怖”之旅,救助站到底怎么啦? 2019-11-18
亚博足彩靠谱吗.【湖南长沙】记者卧底救助站遭“恐怖”之旅,救助站到底怎么啦?
时间:2019-11-18
藍天下的摯[愛 的拚音:ài] 13-1-9 19:10 [br/] 【湖南長沙】[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臥底救助站遭“恐怖”之旅,救助站到底怎麽啦? 1月7日23點50分,長沙市救助[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站大廳, [br/] [br/]一名老年流浪者躺在擔架上,無助地看著記者。PW [br/] [br/]記者PWPW童迪PW攝 [br/] [br/]  華聲在線-三湘都市報(記者 戴鵬 雷昕 鄒麗娜)2012年12月下旬,在長沙雨花區一橋下,一名流浪者凍死;今年1月3日,長沙開福區一橋下,另一名流浪者凍死。 [br/] [br/]  短短數天,兩起人命,他們緣何拒絕溫暖不去救助站? [br/] [br/]  本報記者特地走近長沙流浪者,體會他們最真實的[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 [br/] [br/]  不準拘禁或者變相拘禁受助人員;不準打罵、體罰、虐待受助人員或者唆使他人打罵、體罰、虐待受助人員 [br/] [br/]  ——2003年,孫誌剛事件後,《[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生活無著的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辦法》推行。 [br/] [br/]  24年不入 [br/] [br/]  流浪者為何不願去救助站 [br/] [br/]  1月6日22時,長沙解放西路人流鼎沸,欒衛東也[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忙碌起來:他身穿軍大衣、棉鞋棉褲,手拎著一個大塑料編織袋在垃圾筒裏仔細翻揀著〖亚博足彩靠谱吗晚报〗。 [br/] [br/]  這種在長沙[深夜 的英 文:幹壞事]拾荒的生活,欒衛東[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過了近三年,此前他已在全國流浪了21年,下過新疆的小煤窯、進過[河南 的拚音:Henan]的黑磚廠……2009年,他來到長沙,“長沙要暖和一點■亚博足彩靠谱吗房地产■。” [br/] [br/]  三年中,誌願者、[警察 的英 文:policeman],甚至路邊的居民都曾勸他:去救助站吧。每次他[都是 的拚音:doushi]笑笑婉拒。“救助站最終都把人送回家,如果我能在家生活,還出來流浪做什麽?”欒衛東說,他也曾在[其它 的拚音:other]城市進過救助站,但因為[感 的英 文:sense]覺“像犯人一樣”,就再也沒[去過 的拚音:been]。 [br/] [br/]  本報記者連續一周在長沙調查了近20名流浪者發現,盡管他們都衣衫襤褸、食不果腹,但[幾乎 的英 文:much]無人願去救助站,寧願在橋洞、地下通道、工地邊、火[車站 的拚音:chē zhàn]等地拾荒[度 的拚音: dù]日。 [br/] [br/]  救助站到底怎樣?本報派出記者戴鵬,以流浪者身份全程體驗。 [br/] [br/]  [無法 的英 文:to be]接通 [br/] [br/]  連續十次未打通救助電話 [br/] [br/]  1月7日21點,記者與欒衛東一同站在解放西路太平街口。 [br/] [br/]  此時的記者,身披一件欒衛東給的破棉衣。“[完全 的英 文:completely]認不出來。”一旁的欒衛東說。 [br/] [br/]  很快, 途經市民發現了記者,撥打了長沙市天心區救助管理站的電話。 [br/] [br/]  21點38分,市民撥打第一個電話時,無人接聽。此後連撥四個電話,均是占線。第六個電話,撥通卻無人接聽,接下來四個電話,又全是通話中。十個電話後,記者仍無法取得救助。 [br/] [br/]  21點44分,市民撥打110求助。 [br/] [br/]  21點49分,坡子街派出所的民警打來電話問明情況。 [br/] [br/]  21點55分,[兩名 的拚音:two]民警到達現場,認真詢問情況後,和市民[一起 的拚音:yī qǐ]將記者攙扶上車,直接送往位於窯嶺的長沙市救助站。 [br/] [br/]  三人圍毆 [br/] [br/]  死縛雙手,死摁雙腳,膝蓋頂頭部 [br/] [br/]  22點30分左右,證實記者未飲酒後,長沙市救助站的[工作 的英 文:work]人員同意提供相應的救助。 [br/] [br/]  約五分鍾後,民警[離開 的英 文:absence],現場氣氛驟變。 [br/] [br/]  “你叫什麽?住哪裏?”記者抬起頭,發現救助站工作人員已是滿麵寒霜。 [br/] [br/]  因為改扮的是聾啞流浪者,記者未作回答。幾度詢問後,因未獲答複,工作人員音調漸高。 [br/] [br/]  這時,一名工作人員突然衝上前來,繞到記者背後,將記者雙手死死束縛。緊接著,另外兩名工作人員衝上前來,死死地摁住記者。 [br/] [br/]  眼見毆打[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升級,記者呼救:“救助站不能打人的,救助站不能打人的……” 一工作人員一邊說:“不打你,不打你”,一邊卻突然將記者重重地絆倒在地板上。 [br/] [br/]  隨後,兩名工作人員將趴在地上的記者雙腳死死摁住,瞬間,記者無法動彈,呼吸困難。 [br/] [br/]  放棄救助 [br/] [br/]  “現在想走?晚了!” [br/] [br/]  “我不[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救助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被摁在地上,記者眼冒金星,[感覺 的英 文:很爽]幾欲暈厥,無奈告饒。 [br/] [br/]  “現在想走?晚了!”用膝蓋頂著記者頭部的救助站工作人員出言不遜。 [br/] [br/]  “按國家規定,受助者[可以 的拚音: kě yǐ]自願接受救助站的救助,也可以自願放棄救助站的救助,救助站不能限製接受救助的流浪者人身自由。”記者說出理由後,同樣遭拒。 [br/] [br/]  最後,記者迫於無奈[告訴 的英 文:tell]工作人員遠在[浙江 的拚音:zhè jiāng]老家的父親的電話,在父親與工作人員交涉要求放人後,工作人員才將記者鬆開。 [br/] [br/]  隨後,長沙市救助站工作人員拿出一份表格,要求必須在這份表格上寫上“自願放棄救助”、簽上名字、按好手印才同意記者離開救助站。 [br/] [br/]  當晚11點左右,記者離開了長沙市救助站,此時距記者走進救助站還不到40分鍾。 [br/] [br/]  記者目擊 [br/] [br/]  老漢手腳被捆 救助站內呼救 [br/] [br/]  23點30分,本報另一路記者進入救助站接應戴鵬,卻意外發現,此時救助站大廳地上放著一副擔架,上麵正躺著一名老年流浪男子。 [br/] [br/]  他雙手被白色麻繩反捆在背後,繩子深深地勒進衣服裏;雙腳小腿處被膠帶綁[在一起 的英 文:開房去]。他使勁地想坐起來,但根本無能為力,最終[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半仰著身子,向記者呼救:放開我,放開我! [br/] [br/]  途經老人身旁的記者趕緊蹲下身子,靠近他詢問為何被捆綁,老人隻是拚命哀求:“你先把我放開,放開我的腳,讓我坐起來。” [br/] [br/]  記者看到,他花白的頭發、破爛的衣裳、下嘴唇處一圈血跡已經凝結成痂。當記者問他是否挨過打時,他點了點頭,眼角湧出淚水。 [br/] [br/]  “我是記者,不是救助站的,沒有權力放開你!”一聽這話,老人家眼色頓時黯淡下來,再也沒有理睬記者。 [br/] [br/]  [大約 的拚音:dà yuē]一個多小時後,這名老人不知所蹤。 [br/] [br/]  記者手記 [br/] [br/]  他們為什麽拒進救助站 [br/] [br/]  [我們 的拚音:wǒ men]為什麽無法解答 [br/] [br/]  一 [br/] [br/]  2003年3月,公民孫誌剛在收容站遭暴打離世。 [br/] [br/]  十年後,下[一場 的拚音:yichang]大雪來臨前,一個求助者,在長沙救助站遭遇圍毆。他是記者戴鵬。 [br/] [br/]  如今,“收容”早已更名“救助”。若改動的隻是詞語,那芸芸眾生應當權衡:如果某天,我也流浪街頭…… [br/] [br/]  去年歲尾,一名流浪男子凍死在雨花區橋下;1月3日,另一名流浪男子凍死在開福區橋下。 [br/] [br/]  “他們為什麽寧願露宿街頭,也不願去救助站?”這是[最大 的英 文:largest]的疑問。 [br/] [br/]  如果我們是一名求助的流浪者,我們將會遇見什麽?這是采訪的起點。 [br/] [br/]  記者戴鵬,以一名流浪者的身份體驗救助站,在長沙下一場大雪來臨前。 [br/] [br/]  我們本想替那些不願進救助站的流浪者們,體驗救助之路;我們本想看看那些溫暖的救助細節,感受溫暖之路;我們本想告訴那些迷失的[人們 的拚音:rén men],找到回家的路。 [br/] [br/]  二 [br/] [br/]  當坡子街派出所的民警將戴鵬送進長沙市救助站。 [br/] [br/]  沒有噓寒問暖,沒有熱飯熱茶,沒有禦寒衣被。 [br/] [br/]  起初是救助者皺眉品評:吸毒?醉漢?其後是冰冷拷問…… [br/] [br/]  [或許 的英 文:stiII],這隻是他們的[流程 的拚音:liú chéng];或許,這隻是他們的習慣;或許,還有太多的或許。 [br/] [br/]  最終,在監控視頻裏,一個畫麵將冰冷定格:兩名工作人員死死地摁住他的腳,一名工作人員狠狠地用膝蓋頂著他的頭部…… [br/] [br/]  數分鍾後,他不堪忍受高喊:“我[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救助,我要出去!” [br/] [br/]  [事情 的英 文:affair]由難變易,打人者收工,他離開了救助站。人民路上雪猶未融,天地依舊祥和。 [br/] [br/]  這是這場體驗的黑色終點。 [br/] [br/]  三 [br/] [br/]  麵對一身傷痕,此前的懸疑追問似乎已無需再解。 [br/] [br/]  流浪心酸,安睡不易。流浪,但常思家園之暖;落魄,卻有血有肉有尊嚴。 [br/] [br/]  不飲盜泉之水,不受嗟來之食。 [br/] [br/]  他們不是城市的傷疤,他們考驗城市的胸懷。 [br/] [br/]  於之前湮沒無聞的被打流浪者而言,戴鵬所[遭受 的英 文:Suffer]的虐行,一拳一腳實際上都打在每個流浪者的生存權上。在他之前,誰能想象當另一名流浪者被送入此門,遇見了什麽? [br/] [br/]  孫誌剛離開後,他的墓碑上刻有:“逝者已逝,眾惡徒已正法,然天下居廟堂者與處江湖者,當以此為鑒,牢記生命之重,人權之重,民主之重,法治之重,無使天下善良百姓,徒為[魚 的英 文:fish]肉。” [br/] [br/]   [br/] 藍天下的摯愛 13-1-9 19:35 @三湘都市報:  本報記者在長沙調查多名流浪者,發現他們無人願去救助站,寧願拾荒度日。救助站到底怎樣?本報記者戴鵬以流浪者身份全程體驗:連續十次未打通救助電話;進入長沙市救助站後遭3人圍毆!死縛雙手,死摁雙腳,膝蓋頂頭部,最後放棄救助! [br/] 小螞蟻獸性大發 13-1-9 19:42 這就是我的祖國 從小在心裏無比熱愛的 有著優越的社會主義製度的祖國 [br/]改革開放以來 [金錢 的拚音:jīn qián]至上改變了我們[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人的價值觀  我們曾有的善良純真已經被麻木取代 我們曾擁有的美德在物欲橫流中慢慢消失 我們麻木不仁 彼此懷疑  我們質疑一切美好的東西 以為那背麵一定有肮髒的一麵 我們在心裏歎息世風日下 卻不願意用舉手之勞幫助別人 [中國 的拚音:zhōng guó]是個病人 我們都是病人   [br/] [br/] [br/] [br/] 大大偉 13-1-9 20:36 這年頭: [br/]幹爹幹了老公的活 [br/]小三幹了紀委的活 [br/]城管幹了地痞的活 [br/]教授幹了流氓的活 [br/]就連黃燈都幹了紅燈的活 [br/]這還讓人活不活 [br/][圖片]  [br/]她幹爹幹了她老公的活 [br/]他小三幹了紀委的活 [br/]他媽的城管幹了地痞的活 [br/]他娘的教授幹了流氓的活 [br/]就連黃燈它都幹了紅燈的活 [br/]咱不管,咱老百姓照樣好好活[圖片] [br/] gxq5445 13-1-10 10:24 因為我們都生活在“新聞聯播”裏[圖片] [br/] 藍天下的摯愛 13-1-10 10:41 【長沙救助站回應稱 ,記者疑似精神病 肢體接觸未違規】針對記者扮流浪進長沙救助站遭圍毆報道,長沙救助站昨日稱,記者情緒失控,工作人員誤以為其精神異常且[擔心 的拚音: dān xīn]其口袋有危險物品,與其[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肢體接觸。記者曝光的救助站中被捆的老漢,被警方送來時已遭捆綁,目前已送精神病院。http://t。cn/zj3BvJz [br/] 飛天阿良 13-1-10 11:01 天呐,現在真的不公平 [br/] 子仁 13-1-11 15:00 http://t。cn/zj1rDZ8 [br/]這是完整的視頻,請看完再罵,好嗎? [br/] 子仁 13-1-11 15:01 嗬嗬 [br/] 二歪的心事 13-1-11 17:28 用戶被禁言,該主題自動屏蔽! [br/] [br/] 查看完整版本: [-- 【湖南長沙】記者臥底救助站遭“恐怖”之旅,救助站到底怎麽啦? --] [-- top --] 。

v.【湖南长沙】记者卧底救助站遭“恐怖”之旅,救助站到底怎么啦? v.永丰阳光幼儿园北面的三叉路口是否安装红绿灯呢? v.南海渔村红绿灯工程车与卡车擦到了 v.今后这个社会,什么工种最缺人? v.之前撞了个人去医院检查了没啥问题,过了一天打电话过来对我说头有点晕 v.建议:交警部门应该加大对非机动车在机动车道上行驶及非机动车闯红灯的整治力度。 v.夏天来了要注意,空调的正确打开方式! v.今儿在虹霓连拦了三辆从乍浦往平湖的城乡公交,都没停,不知道为什么?? v.六盘水发现古喀斯特地质遗迹,距今约3亿年!

圆梦在线教育

进入机构首页
广州圆梦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上课地址:广州市天河区龙口西路1号

预约试听

倒计时:
11 : 58 : 41
其他试听课程
机构全部课程

学校课程导航